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手机 > 企业共享“黑名单”,需要法律定规矩

企业共享“黑名单”,需要法律定规矩

时间:2019-10-09 08:38:0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2118次

“我们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民众是支持履行《巴黎协定》的。”美国耶鲁大学气候传播项目主任安东尼•莱兹威茨在联合国波恩气候大会现场告诉中新社国事直通车。

不过,正如法谚所说:“任何人不能做自己案件的法官”。所以,若是设置“黑名单”共享机制,也只宜由行业联盟或协会这样的利益超然第三方机构负责具体操作。第一,得明确“黑名单”的进入标准,只能是针对随意爽约之类情节相对严重的情形。像“面试迟到”这样的细枝末节,像“行为浮躁”这样的过于主观的判断,也录入的话,那就太过随意、泛化了。第二,行业联盟或协会得尽到一定调查义务,得听取双方说法,而不能是偏听偏信一面之词。第三,得设置求职者的申诉渠道。第四,“黑名单”得有一定的进退出机制,封杀要有时限,不能把人一棍子打死。此外,企业在招募时,HR也必须把“黑名单”共享机制向求职者告知清楚,不能够不教而诛。

蒂娜·贝特尔是志愿者组织“边境天使”的成员。成立于1986年的这个组织向越境者提供必要的人道主义援助,如在偷渡通道放置食物和水,以防被“蛇头”丢弃的妇女和儿童死亡,也会为“日工”提供法律咨询和物资援助。

而像现在这样,企业HR间自发形成的“黑名单”共享,不仅标准太过随意泛化、有多项侵权之嫌,甚至有沦为相关企业挟私报复的工具之嫌。像北京市某企业职工李旭仅因和上家单位有过劳动纠纷,单位赔了5万元,竟也进了“黑名单”,在求职时被多家企业拒绝,后来还是从一位其他企业HR那得知内情的。这不是在给人“放黑枪”、“打闷棍”嘛!

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在“部长通道”就毕节留守儿童悲剧事件等答记者问,表示毕节留守儿童发生的悲剧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现象。春节前,国务院制定和印发了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就是针对现在的突出问题加强留守儿童关爱工作,其中进一步强调和明确家庭监护主体责任。此外,政策文件还明确了留守儿童关爱的体制机制,包括出现问题要有强制报告机制,要有应急处置机制、评估帮扶机制、监护干预机制。李立国表示,这些机制的实施将由公安、教育、民政部门依托县乡政府和基层群众自治来落实。

劳动者求职,不是给人审判的,没人有资格做他人的道德判官。企业HR掌握着他人饭碗的生杀予夺大权,但权力不能滥用,而应受到制约。求职者相对企业本处弱势,当然并非弱者就一定有道理,但真理也未必掌握在强势者一方手里。去年美团招聘有HR提出震碎人三观的“五不要”(不要简历丑的、不要硕士生博士生、不要开大众的、不要信中医的、不要黄泛区的和东北人),今年爱奇艺招聘又有HR提出过滤掉河南人,事件公开后都是以HR去职了事的。HR滥用“黑名单”共享,随意给求职者贴道德标签,甚至是挟私报复求职者,侵犯隐私、名誉、劳动就业等多项权利,虽然不易被人发现,但一旦被发现,是有被诉风险的,甚至是会把企业拖入公关危机之中的。

7月20日11时20分许,大墩村委会第七经济社陈海胜带工作队进村入户开展农村就业意愿调查情况时,遭到犯罪嫌疑人陈介王用刀将陈海胜捅伤。

孙军介绍,北方多地的这次强降雨过程,降水的水汽主要来源于已经停止编号的今年第8号台风“玛莉亚”残余环流,本次过程降雨强度大,京津冀及河南、辽宁等地需加强防范城乡内涝及山区山洪、滑坡等灾害。

“怎么还有如此不靠谱的求职者!”近日,面试北京某高校应届毕业生李某的HR,把他简历发到一个500人组成的广告行业HR微信群里,通报他“面试迟到,行为浮躁、好不容易跟他谈妥了薪资却被‘放了鸽子’……”群内不少HR发言响应表示将把他“拉黑”。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保全坦言: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流动率较高的行业往往存在用人‘黑名单’,如零售、旅游、IT行业等。”

企业HR和求职者的纠葛,往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具体内情不为第三方所知。企业自设“黑名单”对相关求职者不欢迎且也罢了;但把“黑名单”共享给其他企业,则是不相宜的。毕竟,人家求职,简历是投给该企业而非其他企业的,把其简历等信息共享出去,有侵犯他人隐私权、名誉权、劳动就业权之嫌。而其他企业若听信一面之词,受到误导,既可能错失人才,同时,也是在施行对相关就业者的歧视。这并不公平。

翌日,中国军网连发两文:《网友航拍军港疑现辽宁舰,国之重器岂能随手晒!》、《军人千万别用手机做这些事,可能泄密》。

当然,客观言之,确实存在部分求职者随意爽约、放人鸽子的不诚信现象。而相关企业又得重新组织招聘。这会加大企业运营成本,损害了相关企业利益。相关企业有反制诉求,也并不奇怪。

中新网北京12月29日电(记者张尼)2016年11月24日至11月30日,今年第二批7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重庆、陕西、甘肃等7地,实施为期一个月的督察。目前,各督察组进驻时间陆续满月,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梳理发现,上述7省份中,被问责的个人或组织数量已经超过2400。

目前一些求职者随意爽约、放人鸽子的不诚信行为,引发了企业HR间的反制,而反制过程中又呈现出双方互害、求职者权益受侵犯的局面。《劳动合同法》《就业促进法》等相关法规有必要在适时修订时,增添设置“黑名单共享”机制的内容,对“黑名单”的共享,建章立制定规矩,以终结乱象,保障劳、资双方合法权益。(于立生)